散文--论精神灿烂

       


      一个美好的人生更多地在于精神灿烂。

      朱光潜先生的人生教义里有个"恬"字,即在物质上追求少一点,在精神上追求多一点。追求精神的高贵,便是所谓精神灿烂。"人是被废黜的国王",虽被废黜,但在精神世界里依然要做国王。每个人的命运各不相同,或幸福或苦难,或贫穷或富贵,不是自己可以掌控的;但每个人都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--内心。不论外部世界怎样, 人们都可以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而得到慰藉,在有限的人 生舞台上做一个自由的舞者。美国音乐人罗德里格兹有着令人赞誉的音乐才华,然而音乐作品却卖不出去,只能做下层体力工人。但他并未因为梦想破灭、现实失意而灰心丧气,而是坚持读书看报,在最艰难的时候也带孩子参观博物馆。更难能可贵的是,当他终于出名,可以享受奢华生活时,他依然选择回到原本的生活中,做"精神的贵族"。他的人生何尝不是一件艺术品?但是,社会不断进步,人们的生活也被迫向前推进,流浪于这充斥着物质、信息的喧 嚣世界中。人们不断追寻目的地,但精神深处的无家可归感亦无法消除。更有甚者,忘记了自己是谁。在这样的世界中,保有精神的灿烂谈何容易。现代社会中,人们往往浮 躁。忙碌奔波于事业场、情场、俗世之间,难得停下脚步看看周围的风景,看看脚下的路,更不用说内心的精神家园。许多人早已失去了自我,更有甚者从没有过自我。他们在意世俗的看法,在意他人的评判,在意薪酬的高低。所谓优秀者便是执念于事业上的各类竞争并取得优异成绩者,所谓失败者便是执念于事业却郁郁寡欢的人。但是当他们审 视自己的内心世界,无一不是被生活琐事、世间俗事所困 扰,心中没有一片心灵的净土。所以,当他们年老后,或躺在躺椅上、或坐在贫民窟里回想人生的时候,会发现,他们 的内心世界一无所有,他们的生活索然无味。

      有些人认为,成功与内心无关。但是,随着时间流逝,真正能经过时间检验流传下来的"大家",如嵇康、苏轼、谢玄晖者,又有哪个不是精神灿烂呢?于是,做"精神的贵族"要"以出世的精神,做人世的事业"。"出世的精神"即超然物外,虚静无为的清心寡欲,"做人世的事业"要 求我们兼济天下,有学以致用的热忱。坐在舞台后面看这叫做"社会"的大舞台,你方唱罢我登场,看到乐处,自己便也上去唱一出,但要时刻记住走下舞台的路。我们的内心生活和外部生活可以并重,不是矛盾的,不忘记外部生 活而更注重精神生活是必要的。周国平认为:一个人一旦有了坚实的自我,他在这个世界上便有了精神坐标,无论走多远都能找到回家的路。

      真正的家,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。苏轼一句"此心安处是吾乡",只有认识到心中的家,才能不迷失在社会中。注重精神生活,追求精神的丰满,才能说:"我度过了美好的一生"。

BY:秦朗